明天开始 年份末尾数改变 每每都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
见面与未能见面的 中间充斥着惯性的问候 有时是种负担
我惯性的想回避类似举国欢庆的时段
我的身心作风于是愈发的宅

今年发生很多事 自己作为经历者的 旁观者的
留下印记的未必是最深刻的 也许只是一个细节
像拔丝一样 慢慢拉起 透过光看见纤细的痕迹
稀薄的质感 但它存在
很多东西 没有完整的方式能予以纪念 过去便过去了
长大是否意味着不再把丰沛的想象寄予明天
无措的看一些东西渐渐不见
选择性失忆是一种才能

身边永远有比你更年轻的人 散发着生气
如同以前的自己 看一些东西渐行渐远
胸口一阵缺氧般的冰凉
有些路如果一定要经过 那么我希望路途不会乏味
我们在自己的风尘里扑腾 跌宕
而后 各自辗转成一道风景

2009.01.01 


Secr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