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累

十二月了 手脚冰凉 怎么搓都搓不热 启动抗寒预案
上班早起是一天中最让我崩溃的事 无例外的得瑟的挣扎
温度越往下将 越意识到阳光的重要
拉开窗帘 看阳光照在对楼屋顶 顿时充满生气和动力
途中 经过一座桥 眯起眼 阳光坦荡的照在身上 每个细胞都在雀跃
虽然工作过程让我厌烦 但这样的开始足以抵消一部分不满
生活不会总是负数吧

爷爷做了心脏起搏器手术 很顺利
妈妈和姑姑留守 我先回来
经过我已经搬离的家
小时候 这些房子都有很宽敞的庭院
大部分时间 大人小孩都聚集在这谈天 玩闹
后来不知道是谁先开始加盖
慢慢的 空间被填满
只剩下窄窄的过道
站在楼下 叫 奶奶
隔壁婆婆探出头说 佳 爷爷住院了 都去了
我应了声 阿婆 我知道的 先走了
阳光很好 但照不进这巷子
转身 离开
现在住着的这些老人
一辈子都守在这
他们没想过拥有太多东西
讲人情 图安分

母后对我说 爷爷现在唯一挂心的就是还没看到我的归宿
我有着落 他们便安心了
于是我想 我还不能有归宿 我想看着他们更久
我需要有人为我挂心
不敢想 哪天这些东西都没了 我空落落的该望哪去
没了这些 我谁的谁也不是
我还不够好 需要这些根维系我
最终 还是自私的
自谴的说着自己对他们不够好
开脱后却无本质改善
有些时候 我的却是个无耻的人

2008.12.01 


Secr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