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
5天旅程的代价 从4号到昨天为止的无休 很累 身体和精神上
但甘心 于是等待 不说期待 因为这样的旅行只要决定便能成形
这是能安抚自己的很好的理由
尽管现状不尽如人意 但经济上的独立让一些事变得简单
这么着就十月了 天气转凉 偶尔午后的炎热顶这明晃晃的阳光
看路人季节性差异的着装 有人先一步进入秋季 还有人在夏天的末尾不愿转向
季节交替让人感知时间行进的速度和分界
总还是有些伤感的

28号晚 雨
母后送我至车站 看着我上车 待我入座 在车窗和我交代 挥手 告别
这样的时刻 我会避免过多眼神接触 当着她面哭在我看来是不能做的事情
以前就是这样 我上路 她送我 然后各自独自开始今后的生活
GLAY I'm in love
teru一张口就开始哭 然后就是这样听一路 哭到累
同样的We will rock u 经takuro之手就成了让我哭泣的高潮部分
哭泣声伴随着怒涛般的气势唱着
汹涌的情绪 让眼泪融化睫毛膏 顺着脸颊留下 划出满足的微笑
这就是音乐庞大的操纵力

好吧 我本来是想说和母后之间强大的Kizuna
嘛~~ 离题是我的正道 盲流是我的坐标



2008.10.11 
筑-
倒计时这事儿一贯刺激鄙人肾上腺素 = =
但此次受发射中心神奇的但丁气场影响
鄙人幡然醒悟 决心抛陋习 树新风向党和人民靠拢
整个过程资深状鼓掌 高人状点脑 直至宣布发射成功都 愣是没嚎一嗓子
完毕 哦锦涛一一与在场工作人员握手 多皎洁的牙 多恒久远的微笑啊
高兴 今个儿是真高兴
岩松兄鸡冻了 听语气果然LIVE的氛围很强烈



2008.09.25 
碾-
昨天半夜发烧 浑噩躺着 恍惚 脑子里出现NANA1 theme1的旋律
弦乐能真正触碰到人的神经 而心灵和神经是两回事 它们并不殊途同归
那是庞大的寂寥映照在暗夜发光的瞳孔里 不住收缩 清醒而残忍
Mika带着寒气的脸 苍白的蜷缩在那件红色大衣里
她穿行于窄小街道 可心里那么空 世界是个结界 她只困住自己
真的只有自己了 所有袭来的东西 我都可以生硬的阻隔 不再顾及
因为只有自己了 从此 只为自己活着

刹-
药效很强大 困意十足 但写的意愿更强大
“森拉克”要来了 前天同事总结 说 我们这国产货一律路过
但凡名儿起的特洋气的绝对会跨国正面登陆你 然后可劲摧残你 - -
于是 傍晚景色绮丽的让我泪 在灾难来临前 那些云朵在残照下张扬的美丽着
听星空 想起主上说过比起室内更喜欢户外开控 哦雷默
那种没有限制的延伸感能让你把脑子里的幻想放出来巡游
悲伤或喜悦都以更加立体和庞大的姿态呈现
从黄昏到深夜 从恍惚到清醒 从盛大到落寂
或匆忙或从容 我们如过客般经过

2008.09.14 
呼唤占楼君 哦组卡了萨马的丝大 。。。
退场。。。。。。。

占楼君 抚摸之
然后开始倒叙 先是昨晚的NEWS 福田宣布辞职 关于下任首相人选
笑 果然想到KIMURA sama 跟福田桑一样 对政治没有急功的野心和欲望
却站在权利最高点 但终归在看到界限时 能清醒的保持自我 这很了不起

Lose control
师傅辞职后第一次见面 照例喜欢的小吃店 觅完食 开始交谈
有强烈的重新读书的念头 问我何时一起否
答曰 :短期内无望 说这话真内伤

便便在召唤 有请占楼君 再度 哦祖卡了萨马的四大X2

2008.09.01 
老败那厮昨日从同事家狗娘那儿抱回只嫩狗
此仔前主人起名 - 点点 无上的囧
鉴于此物初来瓦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便便
于是 改之 便便 -- 简明概要 亲切上口
便便 处于幼仔时期 还晕车来着 神情恍惚的样子 充满爱
口恩 属萝莉系 长相乖巧 身材娇小
但 那小嗓子相当能嚎 且耐力奇佳
擅长他的嚎声蹂躏瓦善良的心
完全小毛线孩啊 白天睡 半夜精神神囧无比
于是 凌晨3点半
爷顶着白日有班的压力怀揣愁楚的心强打精神陪它在客厅蹦跶
整个过程它都保持高度热情 显然溜瓦溜的相当愉悦 - -
然后 白日 娘电话瓦 说她快瘫
想 瓦娘一洁癖 艰难啊 便便到哪儿 瓦娘那布就抹到哪儿
不禁让爷感叹 乃的消化系统很强大 新陈代谢的速度让爷很羡慕
今个下班 一个多小时里大小各两次 瓦那个操劳啊
匪夷 敢情乃肠子是直的
爷毛线孩时那画地图跟乃比算个毛线啊
乃多幅员辽阔啊 格局比瓦打多了去了

然后这厮典型一怕寂寞的生物 绝对不能忍受一人独处
只要有人陪 趴你身边就能睡成PIG状
然后这厮很会卖乖 犯错后留坨米田共就开始给劳资装乖巧
然后后腿成外八趴地状 用无辜的眼神望着乃

有一点很值得夸奖 昨晚回来 瓦娘说她一直在门口等我
怎么叫都不走开 啧 对我充满爱啊
以一内 ^ ^

2008.0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