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大爷没睡好 鼻翼两侧毛孔粗大了 眉心皱纹明显了
早 头蒙被窝里给某人电 通后明显的睡意朦胧音
很好 劳资想骂人又想笑 说了一通意味不明的话后挂了
特废柴的觉着自个延续了昨晚的傻B

半夜有梦 天空是大片的紫灰色 没看见太阳 但有光
我在堤坝上走 她从身后牵住我的手 说 渡渡 我买了条染布裙
我侧目 白底上胶着开放的花 有种不会衰败的错觉
我说 真好看
然后两人一起笑

我还没见过能让两人并肩走的堤坝
但 我想 某个地方会有的吧
这么长的时光里 有很多的我想 这样的 那样的
这东西很神奇 隐喻的憧憬和臆想
人为什么能坚持 不同化 不麻木 好好的坚持
是因为那颗种子还在

2009.02.22 
脑子很乱 来这里写字 想让自己安静下来
我不是个轻易害怕的人 但刚刚到现在真的腿软 气虚了
看到她说保重 道再见 然后整个房间就安静的只剩下呼吸声
拿着手机 调出她的号 看着名字 手指在拨出键上犹豫着
如果关机怎么怎么办 通了没人接怎么办
眉心使了下劲 拨出去
照旧的铃声
然后无起伏的规律女声说出 对不起 三个字时 脑子里刷的像被水泥封了口一样
之后的 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劳资知道大气是怎么喘的了
劳资挂了电话 就想骂人 骂着骂开始哭 哭着哭着觉得特傻B
这日子为什么让我们过成这样
在那瞬间 有句话想对她说 先欠着

2009.02.21 
我已经睡了 睡史了 现在梦游

2009.02.18 
私知道最近的占着茅坑不拉shi的行为很无耻
。。。。。。。。。。。。。。。。。。。。。。。。。。。。。
谁让这些男人们都凑一块 这个折腾啊

于是 过两天还在再无耻一回

请容我麻木的无耻吧

2009.02.16